特朗普描述在纽约医院糟糕一幕:遗体太多 无法处理


当地时间3月27日,智利卫生部发布公告,该国26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304例,累计确诊1610例,死亡5例,治愈43例,新增患者主要集中在首都圣地亚哥大区。专家表示,发行特别国债其作用可能更多是用于促进消费,以扩大消费的方式来对冲外需对经济的拖累。

华泰固收张继强团队介绍称,不同于一般国债,特别国债是服务于特定政策、支持特定项目需要而发行的国债。特别国债纳入中央财政国债余额管理,在发行时调整国债余额,但其纳入中央政府性基金预算,不列入财政赤字。发行流程方面,特别国债首先需要国务院提请人大常委会审议增发特别国债,调整年末国债余额限额,然后财政部根据议案决定发行特别国债,并按特定投向使用。

另据当地媒体报道,智利总统府有一名卫兵被确诊新冠肺炎,与其有过密切接触的同事目前均已被隔离。不过总统皮涅拉和其他政府官员与该卫兵并没有直接接触,暂时没有被感染风险,也并没有官员因此被隔离。

第二次特别国债发行是在2007年,当时的背景是我国因持续增加的外贸创汇而导致的基础货币增加,同时对外汇储备管理进行改革。该次共发行8期、规模1.55万亿元特别国债,期限分10年、15年期,其中0.2万亿元向社会公众发行,用于向央行购买现汇及汇金公司股权,注资成立中投公司。

日本、韩国、智利、阿根廷等国家都有特别国债发行的案例,主要用于应对地震等自然灾害的灾后恢复、金融危机或主权信用危机的对冲等。

此次发行可能更多用于促消费

以上是媒体报道中提到的仙林街道办事处服务“老外”的经历和细节,不少网友认为中国居民难以享受如此细致和贴心服务。

用“特别国债买外汇储备”这一点,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曾多次在公开演讲中提到。就在2019年12月末的“地方债市场建设与发展研讨会”上,楼继伟还提到,政府债券流动性有所欠缺,而国债发行机制没有利率扭曲,流动性更好。可考虑大规模发行特别国债,如发行特别国债购买当前一半的外汇储备,大约可向市场释放10万亿元国债,足够流动性的国债可为央行提供货币政策操作工具。

中金固收团队称,2007年这次特别国债发行被认为有利于抑制经济过热与缓解央行流动性对冲压力,具有与货币政策相协调、配合进行宏观调控的职能。

我国历史上仅发行过两次